莱布雷希特专栏:罗莎·卢森堡的新传记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国际资讯 发布时间: 2020-10-07 23:13

在被害前一个小时,面对审讯者的罗莎·卢森堡,从手提包里掏出针线,精心修补了她在被绑架逮捕时撕破的裙摆。随后她从包里摸出一本歌德的《浮士德》,开始阅读。这位被认为极度危险,以至于德国政府悬赏她的首级并派“自由军团”追捕的身材矮小的残疾女性,此时平静而安详。

一个世纪后,罗莎·卢森堡仍然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,尽管记得她为何而死的人并不多。近年来发现和解密的信件和文件,显示出罗莎并非官方历史上的暴力起义者,而是一个内向的和平主义者,她宁愿在纸上说教,也不愿上街示威。她养了一只叫咪咪的猫,以歌剧《波希米亚人》的女主角为名。在爱情生活上她的解放程度,远远超过了她的时代。

从今天的角度来看,可以不无道理地认为——正如这本传记所言——她是觉醒一代的潜在楷模,堪称气候、平等、女权和反殖民主义等方面反叛的偶像。罗莎·卢森堡仍在世间,她就在你附近的某个街头集会上讲演。

她来自扎莫斯克,波兰的一个犹太文化中心,她在家里讲意第绪语,在学校讲俄语,在市场上讲波兰语,在文化领域说德语(后来她学会了英语和法语)。因为腿部疾病的治疗失败,她学会了用手扶着别人的胳膊走路,从而易于造就与他人的亲密关系。1880年代末,当时16岁的她看到四个朋友因反对沙皇的企图而被处死,随后乘马车躲在一堆干草下逃到了瑞士,很快就在苏黎世大学获得了法学博士学位。

在第一任恋人利奥·约基希斯的有钱父母资助下,她拥有了自己的社会主义报纸和安稳的生活,不缺家庭佣人。她为了获得德国护照搬到柏林,曾短暂地与一个名为古斯塔夫·吕贝克的男人结婚,但她的心仍然与利奥在一起,她在他们分开时曾写下:“我下次一定要努力怀孕。”当利奥展示出超越她容忍范围的控制欲时,她就把他赶了出去。他保留了前门钥匙,支付租金,并威胁要杀死她,除非她让他留在她的生活中。

35岁时,她和她最好的女性朋友克拉拉·蔡特金的儿子走到了一起。科斯特亚·蔡特金比她小14岁,是她在社会经济学方面的学生,在这个领域,罗莎证明了自己是自卡尔·马克思以来最逻辑连贯的论辩家。她从来不是一个教条的,她拒绝独裁,主张知识的多元化,斥责极权主义。她宣称:““只有党员的自由”根本不是自由。自由永远是持不同意见者的自由。”罗莎·卢森堡(右)与克拉拉·蔡特金,1910年

罗莎·卢森堡(右)与克拉拉·蔡特金,1910年

她在1904年因侮辱德皇而首次入狱,随后赴俄国参加了1905年革命的后期运动,1907年前往伦敦参加了俄国社会民主党的代表大会,在那里她引起了斯大林的注意。她曾是威廉·李卜克内西的德国社会民主党的成员,在1914年8月,她与克拉拉·蔡特金以及李卜克内西的儿子卡尔一起,因该党对第一次世界大战表示支持而脱党。